繁榮與衰微,企業辦校百年困局
2019-08-14 16:09 企業辦校 教育

繁榮與衰微,企業辦校百年困局

作者:獨角獸 來源:黑板洞察(ID:heibandongcha)

2019年2月13日,國務院印發《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經過5到10年左右時間,職業教育基本完成由政府舉辦為主向政府統籌管理、社會多元辦學的格局轉變。”

從“獨立辦學”到“參與辦學”再到如今政府鼓勵企業和學校合作辦校,企業辦校方式的變化,也照應著中國職業教育的每一段發展。

從1881年說起:企業辦校大幕拉開

追溯起企業辦校的源頭,要從120多年前的晚清時期說起。

1881年(光緒七年),河北省唐山市,由河北開平礦務局修建的中國第一條運貨鐵路唐胥鐵路開始動工,這條鐵路的修建不僅開啟了中國鐵路建筑史的發展,也開啟了一個全新的辦學模式。

這一年,河北省開平礦務局為了改變創辦初期全部使用外國工程技術人員的局面,創辦了一個專門訓練采礦和煤質化驗人員的學校,即采礦煤質化驗學校,中國教育史上第一個企業創辦的學校出現了,自此揭開了企業辦校的序幕。

1881年的開平礦務局 來源招商局集團官網

此后,歷經清末、民國的發展,直到解放后。國家百廢俱興,教育事業發展薄弱,在社會尚不具備辦學條件的情況下,部分企業為滿足自身對技術工人的需要,紛紛辦校。一些大、中型企業還舉辦了職工子弟中、小學校,在解決本企業職工子女上學問題的同時,也為企業所在地部分居民的子女提供教育服務。

這一時期的行業企業,作為最強有力的社會力量,補充了政府辦學能力的不足,滿足了社會對教育的需要。企業辦學也由此迎來了一段快速發展時期。

1949到1980:企業辦校的高光時刻

計劃體制經濟的大環境下,政府辦學和企業辦校并行,支撐著中國的教育走了近半個世紀。1958年,國務院在《關于教育工作的指示》中提出職業教育“國家辦學與廠礦、企業、農業合作社辦學并舉”方針,企業從此名正言順的成為所辦學校的管理主體。

1980年,在《關于中等教育結構改革的報告》中,國務院再次指出,“實行國家辦學與業務部門、廠礦企業、人民公社辦學并舉的方針”。

越來越多的企業投身教育領域,一時間,企業辦校空前繁榮。而真正將企業和職業學校緊密連在一起的是國家統一招生與分配制度。

高校統一分配工作報到證 來源網絡

“學生畢業后,由主管業務部門統一分配工作。服務滿三年后,經服務機關批準,得投考高等學校”,這道制度的規定既解決了職業院校學生的就業問題,又保障了企業充分獲得投資人才培養的利益,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對企業辦校起到了絕對的支持作用。

到上世紀80年代末,全國有技校4184所,其中,企業和企業主管部門辦的占 80% 以上,遍及機械、電子、能源、交通等 22 個部門和系統,近 50 個工種。

1980到2010:從繁榮逐步走向衰落

20世紀末我國實行市場經濟體制改革,將過去從事經濟活動的政府部門轉變為國有企業。而過去由這些部門所主辦的職業學校, 也搖身一變成為了企業所辦 ,即國有企業辦校。

應該承認,國有企業受人員臃腫、技術陳舊等問題困擾, 本身對新員工的需求并不像當年開辦學校時那么強烈,因此在接收這一類學校時積極性并不高。

受這種尷尬現狀的影響,這時候的企業辦校實際表現為一種管理和供養關系 ,即國有企業管理和供養學校。在企業經營狀況好時,領導人重視,管理供養關系就密切;企業經營狀況不好,領導人無暇顧及,管理供養關系就疏遠。再加上教育事業所固有的公益性和普惠性,高職教育的學雜費并沒有完全遵循市場規律,單靠學費收入不足以完全維持學校發展需要,企業的投入就變得十分關鍵。

陜西省產權制度改革會議,探索建立現代企業制度 來源:陜西日報 姚歌民攝

而1986年全民所有制企業改革啟動以后,企業開始自主經營自負盈虧,效益成了企業生死存亡的關鍵。這種境況下,企業自身發展變得壓力重重。這時企業所主管的職業院校儼然成了企業的負擔。迫于自身發展壓力,一些主管企業也就停止了對所屬學校的經費撥付。

再加上國家政策的調整,企業所辦職業院校,無法享受國家對職業教育的各項扶持政策,在此情況下,學校經費緊張已然成為最突出的問題,企業辦校的處境開始艱難起來。

隨著國家“分離企業辦社會的職能”政策的實施,“158所企業辦校校改“嫁”太原市” ,“蘭州市接管36所企業學校”,越來越多政府接管企業辦校的新聞出現在了媒體的報道中。而據大慶石化移交地方管理的學校名單顯示,截止2018年,大慶石化共有125所學校,2個教育中心被地方政府接管。

政府的接管能極大地緩解企業辦校的壓力,政策推動下,此時,除了極少部分實力雄厚的國有企業舉辦的職業院校能夠保留下來,大部分企業都因不堪重負而將學校轉交給地方政府來管理,或者改建為企業內部的培訓中心。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企業辦校的春天遠沒有到來,包分配制度的取消,讓企業辦校的復蘇又變得遙遠起來。

在國家經濟體制的改變下,包分配制度的弊端愈發明顯。一方面,學生不愿自己的命運被企業負責分配的老師把握,在沒有選擇的空間里,做被組織安排好的工作。

另一方面,高職院校的招生規模日趨擴大。而主管企業控制的就業機會也已經不能滿足學生數量上的要求。行業企業辦校初期的校企利益一體的局面不再存在,校企相對融洽的關系也逐步疏遠。一拍即合下,這一制度的取消就被提上了日程。

1996年的鐘聲才剛剛敲響,國家人事部就發布了《國家不包分配大專以上畢業生擇業暫行辦法》。

即使這道政策并沒有明確的取消包分配制度,但其中嚴格的分配準入門檻規定也為日后分配制度的取消埋下了端倪。“事業單位錄用畢業生,必須在政府人事部門當年下達的增人、增干計劃內,有國家人事部或省級人事部門批準的招干、招人指標,方可按有關規定辦理錄用手續。”

到了2001年,國企實施勞動、人事、分配制度改革,企業辦職工子弟學校不再包分配,這一制度的實施,直接弱化了行業企業與職業院校的依存關系,企業辦校初期的校企利益一體的局面不再存在。沒有了畢業即工作的保障,學生就業成為難題,企業辦校的生源迅速減少,以往風光一去不返。

從此,在職業教育領域,企業逐漸從發展的“主力軍”中退出來,辦學比例逐漸萎縮。據教育部數據統計,到2005 年底,全國企業辦中等職業學校 ( 包括中專、技校、職業高中)僅剩 642所。

2010年至今:校企合作推動辦學新高潮

就在人們以為企業辦校從職業教育領域逐漸退出的時候,另一種以教育部為主導,相關機構輔助參與辦學的形式又慢慢熱鬧起來。

從2010年開始,《教育規劃綱要》提出要制定促進校企合作辦法法規,推進校企合作制度化。到2014年6月,國務院明確提出“政府推動,市場引導”的辦學原則,第一次強調企業應發揮“重要辦學主體作用”,首次對企業辦職業教育的發展提出了政策支持,企業逐漸成為職業教育發展的重要推力。

2018年2月,教育部聯合相關五部門發布的《職業學校校企合作促進辦法》中明確“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是職業教育的基本辦學模式,是辦好職業教育的關鍵所在。”至此,企業舉辦職業教育的地位得到回歸和進一步明確。

2018年9月,京東集團與湖南理工職業技術學院合作,共同建立京東學院;11月,格力電器與珠海城市職業技術學院合作共建格力明珠產業學院……越來越多的企業參與到校企合作的浪潮中。

縱觀企業百年辦校史,企業辦校的幾輪調整改革,其實一直貫穿著社會發展務實和與時俱進的傳統。

不管是因為國家政策的強力加持,還是企業對人才需求的進一步要求,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一種全新類型的企業辦學方式將被認可。而與學校政府簽訂戰略合作,形成“政、校、企”三方聯合育人的立體化辦學格局也將成為新的趨勢。

參考資料:[1]. 楊上游,朱 偉 .企業辦職業教育現象剖析[ J] .武漢電力職業技術學院學報, 2010.[2]. 趙曉峰,朱靖瑜,朱麗佳. 高職教育行業企業辦學的現實困境與改革策略[ J] .高等職業教育探索,2019

黑板洞察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