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三星、華為的2019財報三國殺
2019-08-14 11:37 華為 三星 蘋果

蘋果、三星、華為的2019財報三國殺

誰能笑到最后,誰才能笑的最好,華為還需繼續努力

作者: 劉曠  來源:劉曠(ID:liukuang110)

8月7日,IDC刊出了2019年Q2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的初步數據,從市場份額來看,一方面,三星延續7年之久的冠軍地位依舊不變;另一方面,和一季度一樣,華為第二季度再次搶過了蘋果全球第二的寶座。

在2015年到2018年這三年內,全球智能手機市場出貨量的份額歸屬相對穩固。排行的前三名,大體上是三星的出貨量最大、蘋果次之、華為再次之。三巨頭在瓜分全球智能手機市場這件事上,有著驚人的默契。

但是,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2019年對于三大巨頭來說,都是不同尋常的一年。不同尋常之處,不僅在于華為取代了蘋果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第二的排名,還在于其他很多方面。

華為大勝

在稍早之前的7月30日,華為在深圳公布了自己的半年報。報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華為實現銷售收入為4013億人民幣,同比增長23.2%。

這個增速是相當令人吃驚的,因為這是自2017上半年以來,華為最高的半年度銷售收入增速。并且,以往數據表明,華為的下半年銷售收入表現一般都優于上半年。不出意外的話,可以樂觀估計,2019年全年,華為實現的銷售收入同比增長率會在20%以上。這也會是2017年以來,華為最高的半年度銷售收入增速。

另外,在這份半年報中,華為還公布了一組非同尋常的數據,即“凈利潤率為8.7%”,算下來,上半年華為實現的凈利潤就是349億人民幣。

之所以說非同尋常,因為在以往的半年報中,華為一般公布的是營業利潤率,而不是凈利潤率。而且,這個“8.7%”也是2016年以來的最高值。就凈利潤本身來說,華為2019年上半年實現的凈利潤349億人民幣,也遠遠超過了其2014年全年實現的凈利潤279億人民幣。

華為發布半年報后,時隔一天,蘋果和三星電子同時在7月31日公布自己截至2019年6月份的財報。

蘋果小虧

蘋果的財年截止時間是9月底,因此公布的是2019財年第三季度財報,財報顯示,蘋果本季度實現的凈營收為538.09億美元,凈利潤為100.44億美元。單看營收,蘋果不降反升,略微提升了5億多美元,漲幅為1.03%,但是凈利潤同比下跌接近15億美元,跌幅高達12.8%。

而且如果從整個2019財年看的話,蘋果的財務表現非常難看。2019財年的三個季度,蘋果的各項利潤都在“跌跌不休”。

這樣的業績大跌,對于2000年之后的蘋果來說,非常罕見。之前只在2016年出現過一次,那次的結果很嚴重,蘋果的利潤份額大減,庫克等六名高管因此被扣了工資,庫克的基本工資被扣了一半,數額達到150萬美元。這是第二次,看今年的局勢,庫克再次被扣工資已經在所難免。

因此這份第三季度財報一公布,蘋果的股價就開始應聲下跌。從7月31日開盤的216.42美元,一口氣跌倒8月5日收盤的193.34美元。要知道,在整個7月份,蘋果的股價基本都維持在200美元以上。

三星慘敗

三星電子的和蘋果不同,財年為自然年,因此公布的是2019財年第二季度財報。不過除了這一點不同,同一天發布的財報,給三星電子造成了同樣嚴重的負面影響。

財報顯示,二季度三星電子實現的營收為56.128萬億韓元(約合475.6億美元),實現營業利潤6.60萬億韓元(約合55.93億美元),其凈利潤為5.18萬億韓元(約44億美元),同比下降53.1%。

滑稽的是,財報表現居然還略好于市場預期,因此股價跌幅比財報公布前的7月30日還略微減緩了一些。不過減緩是相對而言的,從7月30日的4.655萬韓元到8月8日的4.265萬韓元,三星電子的股價跌的依舊酣暢淋漓。

市場之所以對三星電子的業績如此悲觀,是因為其一季度業績表現實在太慘。2019年Q1三星電子的財報顯示其銷售收入為52.39萬億韓元(475.63億美元),環比下跌11.6%,同比下跌13.5%;營業利潤為6.23萬億韓元(54億美元)環比下跌42.2%,同比下跌60.2%;凈利潤為5.18萬億韓元(44億美元)環比下跌40.4%,同比下跌54.3%。

整體來看,在2019年上半年,三星電子的業績相比于去年同期是跌了一半。如此驚人的業績慘敗,在三星電子幾十年的發展史中都是非常罕見的。毫無疑問,2019年對于三星電子來說,將會是非常難熬的一年。

華為不認命

華為在2019年上半年能夠拿出這樣一份亮眼的財報,是相當難得的。

2018年12月1日,爆發了孟晚舟事件,此事件至今尚未得到妥善解決,對華為內部影響頗大。2019年5月15日,美國宣布將華為列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事發突然,當時華為90多家主供應商里,美國企業有30多家,華為必須制定緊急應對措施。

對于這些接連的打擊,華為不僅沒有任何妥協,而且沒有絲毫慌亂。除開啟動了一些風險應對機制外,整個華為依然在按照既定的戰略,腳踏實地的發展,化壓力為動力,上半年用亮眼的成績,對所有關于華為的猜疑,給與了有力的回應。

說到戰略,華為2013年以來的戰略重心非常明確,除了大力開拓消費者業務;就是要推動、領導5G通訊技術的發展。

消費者業務

2013年,華為開始在消費者業務方面加大投入;2014年,實行“華為+榮耀”雙品牌運作,在全球市場進入智能手機第一陣營;2015年,華為的消費者業務營收規模暴增72.9%;2016年,華為與徠卡共同推出的雙攝像頭技術,全面引領了手機攝影的新潮流;2017年,新推出的Mate10成為全球首款加載人工智能芯片的手機,引領智能手機行業進入人工智能時代;2018年,華為的消費者業務營銷收入達到348.85億元人民幣,運營商業務營收達到294億元人民幣,消費者業務收入首次超過運營商業務。

在2019年上半年,華為連續兩個季度搶過了蘋果全球第二的智能手機市場份額,在8月9日的開發者大會上,余承東表示華為的中國市場占有率已經達到了35%。這就意味著,每十個中國人,就有3個或者4個手持華為手機。2019年的全球手機市場的增速都在放緩,華為本身又身陷貿易制裁,這樣的逆勢生長,真的非常令人贊嘆。

5G

2013年開始,華為作為歐盟5G項目主要推動者、英國5G創新中心(5GIC)的發起者,發布5G白皮書;2014年底,華為聯手業界在英國啟動了全球首個5G通信技術測試床;2015年,華為在成都開通了世界第一個多用戶5G技術驗證外場;2016年,華為創新的Polar碼,被確定為5G eMBB(增強移動寬帶)場景的控制信道編碼方案;2017年,華為在全球十余個城市與30多家領先運營商進行5G預商用測試;2018年,華為 GIV作出預測,到2025年,全球5G覆蓋率將達到58%。

到2019年,華為一系列推動5G發展的行動,展現出了其部分甜美果實的端倪。8月10日,華為在東莞發布了極具創新性的“榮耀智慧屏”,但是相比于之前一天發布的“鴻蒙系統”,這只能算是一個甜頭。鴻蒙系統是為5G“萬物互聯時代”專門打造的全球第一個基于微內核全場景分布式 OS。這也是華為在5G時代到來之際,已經先行一步的明證。

5年多來的深謀遠慮和砥礪前行,已經讓華為緊緊抓住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歷史機遇,躋身于全球智能手機三大巨頭,并且在 “萬物互聯時代”的落地之中占盡先機。預計5年內,美國都不會將華為移出實體名單。未來,華為當然還會受到“實體名單”的負面影響。但是,華為已經用2019年上半年的華麗表演證明,其長期積蓄的優勢,已經勢不可擋。

蘋果在調整

蘋果在一般消費者眼中是高端手機的代名詞;在業內人士的理解中,是能拿走全球智能手機最多利潤的吸金神器。但是時間進入2019年,蘋果不僅全球市場出貨量份額在萎縮,全球的智能手機利潤份額也在萎縮。

整個2019年上半年,蘋果實現的凈利潤為216億美元,同2018年上半年的253.4相比下降了37.4%。蘋果的業績下滑,部分原因可以歸結為,消費者對iPhone的高價和難看的劉海屏已經難以忍受,直接導致上半年iPhone營收同比下滑了15.8%。另外,蘋果自己的業務調整,或許才是最重要的影響因素。

毋庸置疑,從喬布斯2008年公布具有劃時代意義的iPhone 3G開始,整個蘋果公司的業務重心就轉向了智能手機。時至今日,蘋果最重要的產品依然是iPhone。但是,在這十多年的時間里,蘋果的其他業務經歷了兩次重大調整,這實際上代表著蘋果公司的兩次重要戰略發展轉向。

從2015財年開始,蘋果的Itunues,Software and Services事業群合并為Services業務板塊,這表明蘋果的發展思路已經徹底厘清,要從一個硬件生產廠商,轉變為一個軟硬結合的綜合服務商。

2016財年蘋果的營收和利潤,都因為此次調整而受挫。但是在2019財年Q3,Services業務板塊的營收占比已經高達17.22%,差不多就是iPad(8.48%)和Mac(9.56%)的總和。事實已經證明,蘋果的這次調整,是卓有成效的。

另一次重大調整就發生在2019財年。從2019財年開始,蘋果將iPhone、iPad、Mac、Services四大業務板塊之外的其他業務合并為“可穿戴設備、智能家居和配件”。

財報已經表明,這次業務調整,同樣造成了蘋果2019財年的業績下滑。但是蘋果的這次業務調整也已經見到了效果,可穿戴設備、智能家居和配件業務,營收占比從2018財年末期的6.56%,上升到2019財年Q3的9.16%。

從長遠來看的話,蘋果的這次業務調整,或許還有著比上次調整更為重大的意義,能產生更為深遠的影響。因為蘋果發展“智能家居”的決心已經彰顯出來了。

說到智能家居,拋開市場上已經泛濫的“智能音箱”不談,目前真正在智能家居領域,打造出完整生態鏈的企業,只有小米一家。小米雖然先行,但科研硬實力目前看來明顯還是不如蘋果,可能在蘋果真正發力以后,并不足以對其構成致命威脅。但是華為就不同了,鴻蒙系統的一大用途,就是應用在智能家居領域,這一點在榮耀智慧屏上體現的很明顯。而且華為還是全球最強的ICT霸主,“連接”就是華為的老本行。

所以在蘋果未來發展智能家居的路上,依然避不開這些難纏的老對手,而且,他們肯定會表現的遠比現在更棘手。

在2019財年,蘋果的業績表現注定不會太好看。但是對于蘋果的這次調整,必須得承認,是很有必要,而且具有前瞻性的。根據Strategy Analytics的研究,到2023年,全球智能家居設備需求將達到19.4億,而屆時智能手機的銷量將會是18.6億部。這就意味著,到那時,華為、蘋果這些科技公司,必須進入全新的戰場進行角逐。但是,蘋果那時還能保持智能手機時代如此巨大的優勢嗎?估計并不樂觀。

三星比較亂

作為韓國最大的財團,三星集團本身的情況非常復雜。而作為三星集團的嫡長子,三星電子的情況也絕對稱不上簡單。

在我們中國人的印象中,三星手機的定位應該也是高端機,但是在世界市場上,最暢銷的卻是三星電子的中低端機。而IT和手機通訊業務,只是三星電子兩大營收支柱之一 。另一大支柱是三星電子的半導體和設備解決方案部門,如果從體量上看,三星電子的IT和手機通訊業務整體,和半導體或者設備解決方案任意一項業務都相差不大。

但是時間進入2019年,三星電子的這些業務居然同時受到不同程度的沖擊和挫折,導致三星電子的業績在一季度和二季度接連下跌。而且對于現在三星電子來說,真正可怕的也并不是業績下滑本身。而是,下滑背后的東西。

敗走中國市場

三星手機也曾像制霸世界市場一樣,占據過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的第一,但那已經是2013年的事了。伴隨著中國國產手機的崛起,三星手機在中國市場節節敗退。從2013年的霸主地位,到2018年開始不足0.8%的市場份額,僅僅過去了5年時間。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多家媒體報道稱,三星電子最快將于今年9月關閉在中國的最后一家手機工廠,目前已在做最后的清算工作。

但是就算三星手機退出中國了,中國的手機廠商也沒打算就這么放過它。在2019Q2,智能手機世界市場的出貨量份額排名,三星依然是第一,份額為22.7%;華為位列第二,份額為17.6%;蘋果為第三,份額為10.1%;第四是小米,份額為9.7%;第五是OPPO,份額為8.9%。很顯然,華為和三星的份額已經比較接近了,華為,小米和OPPO這些國產廠家也不會輕易放棄在國際市場上對三星手機的圍剿。

與日本的貿易爭端

2019年上半年,本就處在全球半導體行業周期的低點。禍不單行,三星電子還得同時面對日韓經貿爭端的威脅。

近期日本出口限制氟聚酰亞胺(Fluorine Polyimide)、光刻膠和高純度氟化氫(EatchingGas)三種材料。這三種材料是制造半導體的重要材料,日本企業控制著全球93%的高純度氟化氫市場,72%的高端光刻膠市場,90%以上的氟化聚酰亞胺市場,是韓國半導體行業的上游供應商。日本的限制性措施很快就會讓韓國半導體產業“休克”。對于三星電子而言,這種情況顯然會更加危險。

更為嚴峻的是,7月末,韓國外交部表示,日本有可能將韓國從貿易優待“白名單”中刪除。一旦韓國被移除出日本的貿易優待“白名單”,不但三種重要材料恢復正常供應遙遙無期,三星電子生產的OLED屏幕所必須的設備以及“原材料”也有被斷供的危險。

在2019上半年,三星電子的半導體和設備解決方案部門的營收本來已經劇烈下降,照目前的情況看,下半年會更加不樂觀。

所以不僅僅局限于手機領域,也不僅僅是在2019年,整個三星電子,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會處在巨大的風險中。

總結:

華為、蘋果和三星分別來自中國、美國和韓國。他們對各自的國家來說,早已不只是手機巨頭那么簡單。華為是“國人驕傲”;蘋果是美國盈利能力最強的科技公司;三星對于韓國人來說,更是和陽光、空氣一樣離不開,也躲不掉。

有人說,華為、蘋果和三星能代表三國各自的國運,這個說法夸張到了荒謬的程度。但是,他們確實代表著各自國家,在一些焦點科技領域,成熟科技成果的集中展現。

智能手機是移動互聯網時代最核心的科技成果,在這一科技領域,蘋果是先鋒開拓者,三星是集大成者,華為是強有力的挑戰者。時間進入2019年,蘋果開啟的移動互聯網時代,眼看著就要落幕了,在這場謝幕表演中,蘋果心事重重,三星萎靡不振,華為獻出了最搶眼的表現,賺得滿堂喝彩。

華為在“萬物互聯”的新時代和“移動互聯網”的舊時代交替之際,眼看著已經搶先一步取得了優勢。但是,這僅僅是三巨頭漫長發展過程中的靜態瞬間。誰能笑到最后,誰才能笑的最好,華為還需繼續努力。

劉曠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