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煙再起,在線音樂王者的潛力與隱憂
2019-08-14 11:27 騰訊音樂

狼煙再起,在線音樂王者的潛力與隱憂

版權競爭加劇和新流量分發模式出現,騰訊在線音樂體系正面臨多重挑戰。

作者 :吳不知 編輯 :楊一枝

來源: 銀杏財經(ID:threemornings)

美東時間8月12日,騰訊音樂集團公布了2019Q2報表。

據財報顯示,該報告期內騰訊音樂集團總營收59億,同比增長31%,市場預估59.4億。營業利潤10.9億,同比增長7.0%,歸母凈利潤9.27億元,同比增長2.5%。在線音樂付費用戶數3100萬,同比增長33%。

盈利穩定增長,在線音樂業務的統治地位依舊穩固,業內王者似乎可以高枕無憂。新一期財報公布伊始,流媒體的新格局正發生變化。

自2018年Q4季度以來,騰訊音樂集團的營收與凈利潤持續高速增長,雖然這一季度增速有所降低,考慮到規模巨大,這一情況屬于正常。

毛利率從上年同期的39.9%降至32.9%,主要原因是內容費和收入分成費的增加,自2019年Q1以來毛利率連續下滑,表明主營業務成本逐漸抬升。

該季報表最引人關注的是,在線音樂的付費人數同比大增33%,達到3100萬人,月度ARPPU(平均每付費用戶收入)為8.6元,同比下降1.1%。

社交服務月度ARPPU為130.2元,與上年同期的人民幣111.8元相比增長16.5%,付費用戶人數達到1110萬人,與上年同期的950萬人相比增長33%。

在線音樂服務的移動MAU(月度活躍用戶人數)為6.52億人,與上年同期的6.44億人相比增長1.2%。社交娛樂服務的移動MAU為2.39億人,與上年同期相比增長4.8%。

總體來看,雖然在線音樂付費人數大增,但與社交服務業務的差距還在持續擴大。

在主營業務營收方面,在線音樂服務與社交娛樂服務占比差異進一步加大,前者占比創下新低,為26.44%;后者占比達到73.56%。

司馬代魏還是四分天下?

準確地講,從2016年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成立至今,在線音樂服務營收占比一直沒超過50%,并在此后時間中逐年下滑。

音樂付費增速不高,而以娛樂業務為主軸的全民K歌占比不斷擴大,這與騰訊在音樂版權領域的絕對優勢、大量投入不相匹配。隨著各種原因疊加,騰訊在音樂業務的前景并不樂觀。

首先,版權之爭日趨白熱化。騰訊音樂版權陸續到期,8月騰訊音樂洽購環球音樂10%股權,表明其在版權爭奪方面依舊采取“股權投資+長期合作”的擴張策略。這種策略雖然能增強上游控制,但成本也會在競爭中水漲船高。

2014年騰訊音樂獲得華納音樂版權,2016年獲得索尼音樂版權。2017年,版權爭奪讓價格不再便宜,與太和音樂、阿里音樂、網易音樂在環球音樂版權爭奪中,從三四千萬美元一度達到3.5億美元+1億美元股權。

三筆合作讓騰訊在上游占據近70%的市場份額,憑借手中的優質資源,騰訊音樂在同行中保持絕對統治地位。同業競爭者雖然未能拿下頭部市場,卻可以依據自身特點尋求差異化。

“聾子眼慧,瞎子耳聰”,心理學上的補償效應在在線音樂服務領域顯得尤其突出。業態上差異化發展非常明顯,非對稱較量不一定能顛覆騰訊音樂的格局,但騰訊也很難以大吃小。

值得注意的是,音樂使用版權通常3-5年,每一次到期都意味著競爭將再次加劇。在線音樂的玩兒法已今非昔比,新一輪版權爭奪恐更加慘烈。付費音樂是長期趨勢,但如何進一步提升,則還需思量。

其次,來自同行的追趕也不可小覷。

近期,據網易集團公布的半年報顯示,網易云音樂用戶數達到8億人,距離最近的一次統計凈增長2億,這種爆炸性增長令人乍舌。

據Trustdata發布的《2019年1季度中國移動互聯網行業發展分析報告》顯示,網易云音樂日均活躍用戶數已經超過酷我,躍居第三,與酷狗音樂、QQ音樂的差距正在逐漸縮小。

雖然網易云音樂不具有版權優勢,但就用戶粘性這個問題上,它絕對是行業里面的頭馬。

再次,隨著抖音崛起,騰訊音樂要面臨來自今日頭條的跨界威脅。

今年五月,外媒傳出字節跳動運營的Tik Tok在開發一項付費音樂服務,流媒體“逐鹿中原”之戰一觸即發。

與舊巨頭們不同的是,抖音采取與獨立音樂人合作的方式參與版權競爭,必定會借助在短視頻領域的優勢參與到整個音樂行業的角逐。今年由獨立音樂人發布的《我要帶你飛》,獨家授權給抖音,達到60萬+的使用量。

短視頻流媒體對舊作品的開發與影響力在近兩年的高光表現讓人側目。《海草舞》因旋律、歌詞在主題上十分明確,得到短視頻加持后,互動性與呈現方式讓傳統模式黯然失色。

單純從音樂吸粉到“社會搖”舞蹈視頻,表明抖音等短視頻平臺在流媒體分發上的能力不容小覷。

中國有大量獨立音樂人,且不乏膾炙人口的作品,但生存狀況與自身訴求是傳統音樂公司很難改變的。

在獨立音樂人叢日新的訪談透露出,音樂公司培養獨立音樂人的計劃并未找到痛點。他們要的不是簽約,而是流量,有限的收益根本無法改變“my father and my mother”作為獨立音樂人主要經濟來源的現狀。

抖音在獨立音樂的優勢或許正構成對在線音樂行業原有生態的顛覆。一方面短視頻往往更能直觀表現流行音樂的主題;另一方面短視頻帶來的互動性,在線音樂難以企及。

最后,QQ音樂、酷狗、酷我以及全民K歌四大品牌在定位上既有重復亦缺乏協同效應。QQ音樂與酷狗、酷我的合并,產生的虹吸效應正在消退,反倒是全民K歌的收益不斷提升。

主打PGC(內容生產)的QQ音樂與主打UGC(泛娛樂社區)的酷狗、酷我并未形成非常強的關聯。而娛樂業務的全民K歌雖然也是泛娛樂社區,在社交關系結構、打賞經濟以及心理競爭上的優勢,是在線音樂服務體系難以媲美的。

擁有高粘性用戶的網易云音樂能讓音樂與情感產生1+1大于2的效果,而阿里音樂在版權上的優勢也在日益增強。原本三分天下的格局又殺出一支新軍,接下來的劇本究竟是“司馬代魏”還是“四分天下”猶未可知。

王者當居安思危

網易云音樂在客戶高粘性上持續發力,版權競爭加劇和新流量分發模式出現,騰訊在線音樂體系正面臨多重挑戰。

此外,在線音樂服務體系的QQ音樂、酷我、酷狗存在同質化與分流,并未形成合力。

處處開花固然美麗,但也存在被“各個擊破”的風險。

分析人士通常將騰訊音樂對標Spotify,騰訊音樂的優勢在于業務豐富、盈利較高,但付費業務的差距非常大。樂觀看騰訊音樂潛力更大,若是悲觀一點付費用戶占比一直沒有起色。

在國內,騰訊音樂短期在國內市場龍頭地位難以撼動,在同業競爭中股權+合作的模式保證對上游的掌控。

頭部優勢與多平臺優勢如同手中握著雙王、四個2,非要一張一張出,恐非良策。

吳不知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